从贫困户到农家乐老板,山区农家乐坐上“过山车”

2020-03-24 14:30   293次浏览

四川在线消息(记者 史晓露)倒油,放葱姜蒜爆香,再倒入鸡块翻炒……3月22日中午,巴中市恩阳区下八庙镇万寿村,顾氏农家院传来柴火鸡的香味。

这是疫情后农家乐迎来的单生意,44岁的老板顾文礼站在灶台边,动作麻利,如果不仔细观察,没人看得出他的双手只有三根完整的指头。

顾文礼不是厨师,只是眼下资金紧张,他还不敢把厨师叫回来,只能亲自上灶。农家乐歇业快2个月,直到3月21日晚,他才接到个订单。而往年的二三月份,生意最忙,连小院前的村道路上,“小汽车都是停满了的”。

家里有了生意,一家人兴致勃勃,早上6点过就起床准备,母亲还特意去山上摘了野菜。可是在这个桃花盛开,柳色青青的周末,顾文礼一家却只等来了这一桌客人。

从2017年起,顾文礼一家的生活就和农家乐牢牢绑在一起。然而,搭上乡村旅游的快车后,他家的生活并没有顺风顺水,反而像坐上了过山车。他曾站在聚光灯下备受瞩目,又一瞬间急转而下跌入危机,在这场疫情中,一家人还能逆风上扬吗?

1.jpg

搭上扶贫快车

时光回溯至2014年,那时顾文礼一家还被称为“村里的贫困户”。哥哥有轻度智障,父母年事已高患有疾病,他的双手有先天性肢残,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。一家人住在土坯房里,守着几亩薄地过日子。生活穷困,妻子在结婚10年后跟他离了婚,还带走了小女儿,他则独自抚养着一个儿子。

直到2014年,生活才有了转机。由于享受到脱贫攻坚和土地增减挂钩政策,在基本不需要自己花钱的情况下,2016年冬天,一家人住进了近200平方米的楼房。

百度云

希望也在小山村里萌发。万寿村曾是个贫困村,2014年,常年在外打拼的张云生返乡创业,在村里流转土地,发展果蔬业,打造旅游景区。

彼时的乡村旅游业如火如荼,在村干部的建议下,顾文礼向银行申请了3.5万元贷款,又找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元,在村里办起农家乐。

在这片农家小院里,他倾注了所有心血。从村道路进入小院,会经过一条石阶,他在小路两旁栽满了各种花卉苗木。冬天可以赏梅,春天有桃花和玉兰花开,夏日有蔷薇和玫瑰吐露芬芳,秋天来了,枝头上缀满三角梅,还能闻到丹桂飘香。更让顾文礼满意的是,小院位于村道口,依山傍水,面朝荷塘,他在自己的抖音账号上向客人们推荐——“这里是万寿村的荷花观景台”。

2.jpg

人生的高光时刻

2018年2月,万寿村获评国家4A级旅游景区,昔日贫困村变身旅游胜地,媒体蜂拥而至,顾文礼作为脱贫代表,也站到了聚光灯下。

“那个时候确实火爆,媒体报道后影响很大,老百姓对这里也有新奇感。”顾文礼说,除了周边城市的游客,还有从河南、安徽等地赶过来的,“好多人都是在网上看到的新闻,专门找到我家的。”

2018年春天,他还接到了旅游团的电话,有两次对方称有100多人入住。顾文礼又喜又急,家里只有四个客房,整个景区虽有8家农家乐,但总床位也不超过50个。他赶紧到村民家里,挨家挨户找房子,让村民把房间腾挪出来、打扫干净。遇到不愿意接待的,他就先把钱垫付给村民,“在村民家住一晚是80元。”

百度云

餐饮接待能力也有限。客人来后,点名要吃坝坝宴、十大碗,可他家里只有10张桌子,场地也不够。他便在邻居的院坝里支起桌子,一张张排开。

张云生也在景区内经营着一家巴山民宿,他回忆2018年最火爆的场面,“劳动节那天,车从村里一直堵到了万寿村山下。好多人在景区吃不上饭,要跑到镇上吃。”

2018年,顾文礼的农家乐有20多万元的利润。不过,火爆背后却隐隐藏着危机。“客人对我们这里的风景、气候评价很高,但是景区内没有一点游乐项目,待不住。”

3.jpg

危机之下玩转抖音

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农家乐的生意大不如前,“一个月进账不到一万元,入不敷出,发工资都很吃力。”顾文礼坦言,“厨师的工资是7000元/月,还有前台和配菜师傅,上半年的收入基本都用在下半年养店了,全年利润不足10万元。”

景区淡旺季明显让其他业主也深有体会。“1月到4月中旬是旺季,春节期间的收入要占到全年的30%,夏季天气变热后,除了节假日,平时人流量很少。”张云生坦言,这几年游客增长缓慢,2019年他家的餐饮收入也比2018年减少40多万元。

形势急转而下,有人建议顾文礼通过抖音营销。随后,他便开始学习如何拍视频吸引粉丝。“肢体语言夸张一点的,最吸引人。拍摄美景、唱歌、搞笑的视频,点赞比较多。”在他的抖音号上,有越来越多以农家乐为背景,动作夸张,并配以广场舞或抖音神曲的视频。在一条视频中,他拿起扫把当话筒唱歌,手臂大幅摆动,而在另一条视频里,他穿着西裤和白衬衣,在地里推耕土机,收到了1312个点赞和62条评论,有网友在下面留言“你为了拍抖音,挖地三尺,精神过关”。

如今顾文礼已积累了2256个粉丝,“去年有几个客人过来吃饭,说是在抖音上看到的我。他们说帮我宣传,我还给他们打了5折。”

可是生意并没有多大起色。他和其他业主都明白,问题的症结主要还在景区。

景区内业态单一,除了看山水,“没有多少可耍的。”顾文礼说。

配套也是个短板。去年,景区内的民宿和农家乐增加到11家,但床位连50个都不够,“旅行社来了住不下,散客来了住不完。”张云生坦言。

还有农家乐老板提出,“这么大一个景区,只有2个旅游厕所。夏季天气太热,路上连歇脚、遮阴的地方也没有。”

景区管理也存在问题。“路灯坏了不少,但一直没有人来修,晚上黑灯瞎火。”“园区的公路没有分流,人在走,车也在跑,提过很多次,都没有改进。”有老板抱怨道。

由于管理不善,去年,景区还受到了上级部门的警告处罚。

整改迫在眉睫。除了对景区加紧提升外,2019年,镇上还专门组织业主到外地考察学习,在全国有名的乡村旅游示范村——陕西省礼泉县袁家村参观时,顾文礼感叹,自己像刘姥姥走进了大观园,“他们那儿吃喝玩乐什么都有,一条街上至少有上百家小吃店,每一家都不同,很有特色。我们这儿呢,还在初级阶段。”

取经回来,一群人准备重振旗鼓。新建旅游厕所率先启动,丰富旅游项目也被提上日程。

去年底,村民龚仲金和弟弟开办的儿童游乐园准备就绪,只等春节开张营业;张云生继续在村里完善产业,等到正月,游客可以入园采摘草莓,还有篝火晚会、烧烤、露营等活动;顾文礼决定提升服务品质,春节前他采购了2万多元食材,备好了200多斤猪牛羊肉……

疫情突然来袭,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,但顾文礼依然充满希望和信心。

最近,他常常对着自家小院录上一段视频发到抖音上,并配上文字:“我家的花儿开了,再等段时间有花香飘满院”“今天阳光明媚,万寿养生谷顾氏农家乐欢迎大家来踏青赏花玩水”……

4.jpg

上灶掌勺迎接变局

最近,景区的其他农家乐都开门营业了,但顾文礼仍然没请厨师,接到订单他就自己张罗,虽然手有残疾,但杀鸡切肉、上灶掌勺都越来越顺手。母亲则帮忙洗菜做饭,儿子端茶倒水,都能当他的帮手。家里养着土鸡,地里有时令蔬菜,也不需要花钱。

“客人吃了我烧的柴火鸡,都说味道巴适。”顾文礼对自己的厨艺也越来越有信心。

他把做饭的视频发到抖音上,有人给他留言“老同学,现在亲自开始弄了,你不是老板吗?”但更多人在抖音上给他点赞。

有人跟他开玩笑,“天天搞好吃的,我来都不接待。”他立马回复一个笑脸,“现在可以接待了,欢迎你的到来。”

最近他的生活充满苦涩,创业之初他向几个亲戚朋友借的钱马上就要到期了,催他还款的电话一个接一个。“现在还差着10多万元,人都是讲诚信的,我一定想办法还上。”

听说他资金困难,有帮扶干部建议他申请返乡创业贷款,“贷款可以免息,我们可以帮忙把资料交上去,但还需要银行评估。”下八庙镇镇长李勇说。

“现在只希望贷款能够尽快批下来,手上有钱了,就敢请人了。”他也琢磨着,是否应该找个合伙人来适应新的变化?面对当前局面,是不是该大胆点,干脆尝试新的转型?

专家支招:

省社科院研究员、原副院长郭晓鸣:警惕乡村旅游业过度化发展,农户应建立多元的收入结构

目前,全国都存在乡村旅游业同质化明显、农家乐高负债、景区没人来的问题。一些地区的乡村旅游需求被放大了,从而出现景区先热后冷、迅速降温的现象。要警惕乡村旅游的过度化发展,如果大量的农民把钱投入进来,比种植业的风险还要大很多。

面对乡村旅游景区客流不稳定的问题,可以通过丰富业态、注入更多原汁原味的乡村元素来改善状况。但更重要的是要在发展方向上进行深度拓展。

乡村旅游不只是农家乐这种形式,也不只是游山玩水、吃吃喝喝、打打麻将。政府需要把要素配置的改革激活,让宅基地制度改革、农房制度改革为乡村旅游升级版的发展提供条件。通过改革的深化,让城市人进入乡村,把乡村变为生活、养老的新空间,从而为乡村旅游赋予新的内涵。

此外,不要高估乡村旅游给农民增收的能力。现在特别担心的是,所有做乡村旅游业、搞农家乐的农民都是开着门等客人来,如果没有客人来就死路一条,这是最危险的。

对于农户来说,应该有多元的收入结构,保持住种养业的基本收入,这样才能抵御客流量不稳定、甚至下降的风险。

如果农户有新的项目资金,不要盲目扩大乡村旅游的规模,可以寻找新的种养业项目来平衡收入。乡村旅游发展得好,也会带动农产品价格同步上涨,催生“后备箱经济”。

政府在扶贫方面,需要对农户开展更有针对性的技能提升培训,让他们在具备能力的情况下再进入这个行业。随着景区恢复,政府也可以在组织游客方面给予支持,帮助农户渡过难关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自媒体,不代表去旅游的观点和立场
精彩推荐